网站首页 外汇资讯正文

乌克兰大选亲俄派边缘化,“天然气公主”或与现任总统对决

外汇资讯 2019-01-31 10:39:29 102 0 乌克兰大选

  当地时间2019年1月22日,乌克兰基辅,有“天然气公主”之称的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出席祖国党代表大会。

  近年来深陷外交冲突、内临经济困局的乌克兰,将于2019年3月31日举行五年一度的总统大选。随着现任总统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在外界预期之下正式宣布参选,竞选进入加速冲刺阶段。在多人参选之下,外界普遍预期一旦选举进入第二轮前两位候选人的对决时,将会上演波罗申科与昔日有“天然气公主”之称的前总理季莫申科(Julia Tymoshenko)对决的戏码。但选举结果如今尚难预料。

  “在国家、当代人、上一代与下一代民众面前,深重的责任感使我决定,再次竞选总统一职。”1月29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波罗申科面对数千名支持者如此宣布。

  乌克兰的总统竞选活动已于2018年12月31日正式开始。候选人的提名、注册,以及向中央选举委员会递交竞选材料的截止时间,则为2019年2月3日。迄今为止,已有超过20名候选人宣布参加乌克兰总统大选。

  根据该国选举法,若在2019年3月31日的首轮投票中,得票最高候选人的得票率超过50%,则直接胜出。若没有候选人在首轮中获得半数以上的选票,得票最多的前两位候选人,将进入4月21日举行的第二轮投票,得票多者当选。乌克兰共有约3550万名合格选民。但在克里米亚于2014年遭俄罗斯兼并后,大约有12%的乌克兰合格选民实际上丧失了参与这场选举的机会。

  除了角逐总统之职外,实行一院制的乌克兰国会(最高拉达),也将于今年10月举行大选,乌克兰国会的选举结果则将决定总理人选。如今,在450个国会议席中,中右翼“波罗申科联盟”(Petro Poroshenko Bloc)占有142个席位,为国会最大党。波罗申科在总统大选中的主要对手季莫申科,则是另一中右翼政党祖国党(Fatherland)的党首。从祖国党分裂出的右翼政党“人民阵线”(People’s Front),则与“波罗申科联盟”组成执政联盟。

  反对派中,最大党派为带有亲俄色彩的“反对派平台”(Opposition Platform - For Life,也称Opposition Bloc),在国会拥有38席。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年来乌克兰与俄罗斯陷入克里米亚主权争端和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的对峙冲突下,过往在乌克兰政坛举足轻重的亲俄派政党已经在总统选举中边缘化,被认为将沦为长期在野党。近日,在2014年群众运动中被逼下台、流亡俄罗斯的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被判刑的消息,也再次重击乌克兰政坛的亲俄阵营。

  1月24日,乌克兰基辅市奥博隆区(Obolonskyi)法院裁定,亚努科维奇犯有叛囯罪和协助侵略罪,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主审法官表示,2014年2月24日,身处俄罗斯的亚努科维奇协助莫斯科对乌克兰发动侵略,以期获得俄方恩惠,使自己能长期留在俄罗斯,犯下叛国罪。当天,现居住在莫斯科附近的亚努科维奇缺席审判。

  最新民调显示,几名主要总统候选人中,波罗申科的支持率暂低于前总理季莫申科。然而民调领先的多名候选人中,尚无一人显露压倒性优势,选举进入第二轮投票将为大概率事件。

  根据乌克兰分析和预测研究所(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for Analysis and Forecasting)1月28日公布的民调结果,14.1%的受调查表示愿投票给季莫申科。在过去数月中,季莫申科也均在民调中领跑。

  支持率位于第二名的参选者,则是政坛新星、乌克兰著名喜剧演员兼脱口秀主持人泽林斯基(Vladimir Zelenskiy),12.6%的人表示将选他为新总统。泽林斯基的竞选动机和政策主张尚不完全明晰。有人认为,他出马参选的背后推手,是乌克兰寡头、媒体和银行业大亨科洛莫伊斯基(Ihor Kolomoisky)。后者曾因动用私人武装冲击国有油管运营机构的总部,介入高管人事冲突,而被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解除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州(Dnipropetrovsk)州长一职。拥有犹太人血统的科洛莫伊斯基现居以色列。

  并列三、四名的总统候选人,则是现任总统波罗申科与“反对派平台”的候选人Yuriy Boyko,两人的支持率均为11.9%。Boyko 一度与2014年在民众抗议下下台的前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ich)关系密切,但近期也被腐败丑闻所缠身。

  民调还显示,45%的受调查者称自己肯定会参加总统选举投票,33%的人则表示可能会投票。

  不过也有当地政情分析人士认为,乌克兰选举民调的发布过于频繁;加上当地媒体、智库易于被候选人收买而修改调查数据,乌克兰民调的参考价值并不高,泰半已沦为候选人的宣传工具。

  “若总统大选中缺乏明显的领跑者,这表明选民尚未决定,哪个候选人能够对他们最重视的问题做出回应,例如改善经济、解决顿巴斯(Donbass)战争,以及解决腐败问题,”专攻乌克兰政治的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IRI)地区总监尼克斯(Stephen Nix)这样指出。

  据乌克兰Ilk Kucheriv民主倡议基金会(DIF)与Razumkov社会学服务中心,在2018年9月开展的选前民调,乌克兰选民最为关心的五大政策问题依次为:44%的人关注如何在顿巴斯地区恢复和平、促进其融入乌克兰;41%的人关心总统上台后会最先解决哪个问题;36%的人关注乌克兰在未来五年以及长期的发展规划;35%的人关注如何提高乌克兰国内生活水平;33%的人注重打击腐败。

  在过去五年内,波罗申科治下的乌克兰经济社会发展滞缓,特别是民众关注的腐败治理、乌东部与俄罗斯的武装冲突等核心问题,远未得到妥善解决。

  在2014年俄罗斯以军事介入,随后通过举办公民投票兼并原属于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之后,乌克兰政府军与顿巴斯地区亲俄分离主义武装的冲突持续在乌克兰东部蔓延,至今未歇。多方估计,顿巴斯地区的对峙冲突共已导致1至1.3万人死亡。

  乌克兰的人均收入也在过去数年中缩水。如今,该国每月薪金平均为380美元(约合人民币2552元),而波罗申科就任总统之时,国民月平均工资还达450美元(约合人民币3023元)。过去五年内,地缘政治风波导致乌克兰本币格里夫纳兑美元汇率大跌,该国外债负担陡增,以致不得不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39亿美元援助贷款协议。

  在波罗申科宣布参选的当天,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也发布了最新的国家清廉指数排名。虽然相较去年,乌克兰的国际排位上升了10名,但在180个国家中只排在第120名。“这一结果与我国声称努力融入欧洲、致力改革、消除各方面腐败的目标,并不一致,”透明国际乌克兰分部主管Andrii Borovyk 就此表示。

  上述一系列内政外交挑战,将成为新总统当选后的执政重点。

  从诸位候选人的竞选动能和乌克兰国内政治风向来看,在俄乌关系短期内难以改善的背景下,亲俄候选人难以杀出重围;如何走出一条既向西方靠拢又兼顾现实政治可行性的道路,则已成为领先群候选人的共同考验。

  在亲莫斯科阵营广泛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外界预计,季莫申科与波罗申科将最终进入第二轮投票。

  现年58岁的季莫申科,曾于2007年至2010年担任乌克兰总理,此前也曾两度参加2010年、2014年的总统选举,为乌克兰资深政治人物。她是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的风云人物之一,但也曾因滥用职权入狱,立场几经变幻,在乌克兰政坛上频频与昔日合作者翻脸。

  在涉足政界之前,早年被称为“天然气公主”的季莫申科是一名天然气企业家,也是乌克兰的寡头之一,其早年发迹与俄罗斯天然气产业紧密相关。但季莫申科在2004年的亲西方的“橙色革命”中扮演了关键角色,此后则以亲欧美的姿态为人所知。季莫申科曾数次因滥用职权、高价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等罪名入狱,最近一次于2014年出狱后,虽重返政坛参加总统选举,其群众基础已不复如前。

  在本次竞选中,季莫申科打出了主张普涨工资的民粹主义牌。布满乌克兰大街小巷的季莫申科选举广告牌上,赫然写着“新经济发展之路”的标语。

  针对乌克兰民众对于国内外现状的不满,她承诺提高农民土地租金、大力整治腐败和寡头体系、吸引外资等社会经济改革措施。以涨薪为例,她宣称自己当选总统后,会保证乌克兰的工资和养老金水平不低于邻国波兰,而目前,波兰的工资水平是乌克兰的四倍左右。

  在2018年9月的《华盛顿邮报》采访中,当被问及计划如何改善乌克兰经济,季莫申科回答道,“乌克兰的致命弱点,就是一个贫穷而腐败的治理体系。我们必须拆除它。我们必须将政治与商业分开,因为目前,拉动经济增长的那些真正企业,正是腐败的政治领导人的受害者。波罗申科就是这种腐败治理体系的代表。 我们必须有一个新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来提供银行信贷,这是外国投资者的主要绊脚石——也是他们不来这里的原因。”

  在对俄、对美等外交政策上,季莫申科在该次访谈中,也申明了强调乌克兰经济主权的外交立场。在肯定乌克兰未来将成为欧盟和北约的“成熟成员”(fully fledged member)、认同特朗普政府为乌克兰提供杀伤性武器这一做法的同时,她重申对于IMF援助计划的反对,认为遵从IMF主导的经济改革路线将,对乌克兰天然气价格形成压力,也不利政府扩张支出刺激国内经济发展。

  季莫申科的反IMF立场,也引起了部分西方投资者和支持者的忧虑。

  2018年12月,IMF与乌克兰政府达成协议,将在未来14个月内为其提供39亿援助贷款,而乌方则需遵守协议规定,继续推进税法、金融和能源体系、反腐领域的相关改革。若季莫申科上台后执意加大政府支出幅度,在饱受战争冲击的同时,乌克兰的偿债能力或遭受进一步挤压,使外国投资者或对于该国金融财政体系的稳定性的信心动摇。

  相比暂居上风的季莫申科,现任总统波罗申科的支持率虽在过去数月内落后多人,作为涉足糖果、媒体等多个产业的“巧克力大王”,今年53岁的波罗申科仍掌握着更加丰厚的选举和行政资源。

  2014年,在乌克兰亲西方群众通过示威逼迫亚努科维奇下台后,波罗申科在当年5月的总统选举中,以第一轮得票就斩获55%以上得票率的成绩,远远领先季莫申科等其他竞选对手并赢得大选。

  虽与季莫申科同出身亲西方阵营,但波罗申科在何时加入欧盟等问题上表现得更加坚决。

  在宣布参选的讲话中,波罗申科宣称,乌克兰将于2024年申请加入欧盟。虽然外界普遍认为,这一号召能否实现,仍存较大不确定性。在加速乌克兰融入欧盟方面,波罗申科已取得若干进展,如2017年6月起,乌克兰公民已经能够免签进入欧盟地区。

  “我没有做任何与让乌克兰完全与被殖民历史划清界限、让乌克兰走自己的路、实施与欧洲文明结盟的战略相矛盾的事”,波罗申科在1月29日的讲话中说道,“我们也没有理由半途而废。”

  他还借此机会评价了季莫申科的竞选策略,“民粹主义者进行着毫无意义的实验,他们会推动乌克兰走向新的政治和经济动荡……我们是想追赶上我们更成功的西方邻国,还是反过来,堕落(fall)成委内瑞拉的样子?”

  在其执政五年中,波罗申科并未实现上任之初做出的发展经济、革除政治腐败等承诺,因此支持率并不乐观。

  但在过去数月内,俄乌军舰冲突事件、乌克兰东正教会独立、乌克兰的强奸罪等相关法规进一步完善等,均让波罗申科在民间的口碑有所升温。

  2018年11月25日,在已经被并入俄罗斯的克里米亚半岛东岸,与俄罗斯本土之间的刻赤海峡附近,俄罗斯在武装冲突中拦截了三艘乌克兰军舰,并扣押了乌方舰艇及船员。这是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之后,俄乌军队首次发生直接武装冲突,两国均指责对方违反国际法。波罗申科随后对乌克兰全国施行了为期30日的戒严令,多次谴责俄方“侵略”行为,在国内保守派选民中威望渐升。2018年12月5日发表在《纽约时报》投书文章中,波罗申科说“这是俄罗斯武装部队针对乌克兰发出的,直接、无端的军事袭击……普京必须受到惩罚,俄罗斯不能侥幸逃脱对乌克兰的无耻侵略。”

  军舰对峙事件造成的紧张局势很快蔓延到宗教层面。12月15日,乌克兰自主东正教会决定脱离俄罗斯东正教会,成立独立教会。现年39岁的埃皮法尼乌斯(Metropolitan Epiphanius)当选为新乌克兰自主东正教会领袖。以旁观者身份出席会议的波罗申科在会议当天表示,“今天将作为一个神圣的日子载入史册,这是(乌克兰)从俄罗斯最终独立的日子。”

  此外,波罗申科还在大选前着力推动乌克兰国内的自由主义议程,如女权发展。

  1月11日,将强奸行为重新定义为“未经双方同意的性行为”的乌克兰新法案正式生效。此前,强奸在该国法律中仅被严格解释为“用暴力、威胁、侵犯者利用被害者的无助状态而进行的性行为”。外界认为,波罗申科对女权展现的开明态度,有望获得乌克兰国内自由主义人士的认可和支持。

  针对接受IMF贷款引发的天然气价格上涨,波罗申科政府也采取了积极应对措施。从今年3月开始,申请政府补助的乌克兰人将开始受到政府发放的现金补贴,该国社会政策部预计上百万民众每月共将收到共计约600万格里夫纳(约合人民币145万元)的补助金,其中大部分发放对象为老年人。

  然而。在着力突出亲欧美立场的同时,波罗申科政府也在试图拉拢亲俄选民,尤其是乌克兰东南部的民众。民调结果显示,虽然在乌克兰西部和中部,分别有78%和51%的受调查者认为,欧盟对于乌克兰施加了积极影响。但在说俄语为主的乌克兰东部和南部,仍有41%和48%的人表示,欧盟对乌克兰的总体影响是消极的。

  类似的地区性差异,也体现在了乌克兰民众对美国影响的评估上,在乌克兰的西部、中部、东部和南部,分别有68%、48%、27%和23%的受调查者表示,美国对该国的影响是正面的。

  在这一民意背景下,乌克兰外交部长Pavlo Klimkin曾在2019年1月8日,对于乌克兰的“入欧”前景作出了更为谨慎缓和的表态。

  Klimkin在乌克兰1+1电视节目中说道,“加入欧盟和北约是中期上的问题。如果有人称,乌克兰在一两年之内就会加入欧盟或北约,这完全就是误导人们的谎言。如果有人告诉你,这一期限至少是30年,那也不要相信他,因为历史经验显示并不是这样。

评论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10803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10
  • 标签总数:8303
  • 评论总数:3
  • 浏览总数:37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