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外汇资讯正文

经济学诺奖得主默顿:中国养老基金怎么获取全球多元回报

外汇资讯 2019-01-11 14:03:28 8 0 养老金

  资料图:美国经济学家默顿(Robert Merton)。

  “提高养老金投资回报率的第一原则就是,进行全球多元化投资,”在谈及应如何提高社保及养老基金的收益时,美国经济学家默顿(Robert Merton)如此表述道。

  默顿于1944年出生于美国纽约,现为麻省理工学院(MIT)斯隆商学院金融系杰出教授,此前则多年担任哈佛大学商学院商业管理学教授。1997年,由于创造出决定衍生债券价值的新方法,他与经济学家斯克尔斯(Myron Scholes)被共同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默顿的父亲罗伯特·K·默顿(Robert K. Merton),则是被誉为科学社会学(sociology of science)这门学科的创始人。

  默顿之所以为美国金融界所知,不仅仅源于其学术成就。过去50年来,他在各种金融机构担任顾问,其中最为戏剧性的,当属默顿1994年共同创立的基金公司“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的迅速崛起与衰落。这家投机性避险基金,一度被称作国际四大对冲基金之一。作为创始人之一,默顿分得超过10亿美元的利润,也因此被冠以“最会赚钱的诺奖得主”的称号。然而,该公司在1998年遭遇亚洲金融危机、国际油价下滑、俄罗斯债务违约等因素的冲击,投资杠杆过高的LTCM在短短的150 多天内,出现43亿美元的巨额亏损,资产净值缩水90%,仅余5亿美元。随后LTCM破产清算,并被美银美林等金融机构收购接管。

  经过多年理论研究和市场实战的积淀,默顿如今将目光投向了养老金问题,致力于利用金融创新,改善全球范围内的养老规划和退休前景。在其现在任职的德明信基金管理公司(Dimensional Fund Advisors L.P.)中,默顿也是该公司养老基金管理策略的创始人。

  在这位“期权之父”看来,当下中国和全球的养老金计划存在哪些不足?在2018年10月来京参加MIT峰会期间,默顿围绕新型金融工具如何能够帮助政府及个人应对养老的挑战,向等中国记者阐述了他的看法。

  “我是以工程师的心态来看待问题的,而MIT作为一个学术机构,也致力于为所有问题寻找解决办法,”具有浓厚学者风范的默顿,率先强调了自己针对养老问题的研究方法,“我个人,也是为了寻找解决办法的(do solutions)。”

  默顿表示,他对“理想退休金”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让人拥有足以安享晚年的可抗通胀的收入,使退休后人们的生活不应该与工作时存在差异。

  此外,随着人类寿命的延长、老龄化加剧、财政赤字水平升高等对养老金开支造成困扰的因素出现,养老金不足也已成全球性问题。

  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当前的养老金体系尤其面临着巨大压力。据毕马威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人口的平均寿命为76岁,与1960年的43岁相比有了大幅提高,这是中国几十年来经济发展带来的切实好处。但与此同时,人口老龄化问题也日益严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有2.3亿,到2053年,这一数字预计将增加至峰值4.87亿,全国老年人口占比将超过三分之一。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于1月3日共同发布的绿皮书称,中国人口负增长时代即将到来。经预测,中国人口将从2030年开始进入持续负增长, 2065年减少到12.48亿,即缩减到1996年的规模。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2018年发布的报告称,目前中国的养老金 “三支柱” 体系仍然存在结构性失衡,高度依赖于政府运作的基本养老保障,而由企业年金、个人养老保险作为第二、第三支柱,发展则相当有限。

  对于应该如何解决中国养老金计划回报率较低的问题?

  默顿告诉记者,全球投资多样化,是在控制风险的同时收获高回报的最佳方法。“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的养老金系统非常庞大。除全球多样化投资之外,没有更好的大规模方案来提高风险回报率,”他这样强调。

  他此前的研究结果也显示,1993年至2015年间,全球范围内分散风险投资的收益率,比仅仅投资中国市场的收益率高出三个百分点。

  但默顿指出,在中国政府层面一直存在的问题是,“政府追求稳定的政策、公司的管理政策,与在全球范围分散投资的策略有时是相互矛盾的,尤其是在2015年的时候。”

  对此,默顿提出的解决方法,称为“总收益互换” (total return swaps)。“‘总收益互换’是一项特殊的创新手段,它可以帮助社保基金的投资者,获得全球分散投资的利处。

  默顿解释道,所谓“总收益互换”,即由中国的社保基金与外国的相应机构签署收益互换的合同,例如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挪威石油基金等主权财富基金等等。在合同中可以指定,中方的基金将他们每年在中国市场的投资收益,与外方基金当年在全球市场的投资收益进行交换。

  以全球规模最大的主权基金为例,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就采取了多样化投资策略。据其2017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底,挪威主权基金的资产价值已达到1.08万亿美元,该年度的投资收益高达1310亿美元,相当于挪威当年GDP的31.3%,收益率高达13.7%。从其投资组合来看,股票投资比例约为三分之二,且分散配置在全球多个市场,在美国、英国、日本、德国、中国股市的投资分别占其股票总投资的36.1%、9.7%、9.1%、6.1%、3.6%。

  中外主权基金签订收益互换合同的优势在于,中方在增加全球投资收益的同时,既不需要股票易手,也无碍于政府进行资本管制。通过“总收益互换”这种方式,可使中国养老基金在享受全球多样化投资所带来好处的同时,追求稳定的资本管制政策也可以继续实施。

  除了阐述政府可以如何提高养老投资回报、改善养老前景之外,默顿也谈到,在个人层面上,人民可以如何更好地管理自己的养老金。

  在默顿看来,全球范围内,由于政府和企业都不愿意承担相关风险,个人对自己的养老前景必须负起更多责任。例如,各国政府之所以频频推出新的养老金计划,除了为覆盖更多人群之外,也反映出将养老金固定收益计划转为固定缴款计划的趋势。此举旨在将退休保障的责任从政府和雇主转移到个人身上。

  具体剖析这种趋势何以涌现,默顿认为原因有三。首先,中国养老金的第一根、也是最重要的支柱,是由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管理的国有计划,但此项计划的潜在收益可能不足以支持较为理想的退休生活。其次,不仅是中国,在所有经济体中,都有相当大比例的人口仍处在养老金计划的覆盖范围之外,这类群体需要依靠自己为退休生活找到保障。此外,在长久以来的农业经济模式中,子女能够为父母提供养老保障。而随着工业化的不断发展,年轻一代向城市迁移,“养儿防老”的传统模式也逐渐被时代淘汰。

  为了应对这一挑战,默顿研发了SeLFIES证券(Standard of Living indexed, Forward-starting, Income-only Securities),希望寻找一种“让个人为养老负起更多责任的切实可行的途径”,从而为人们提供额外的、个人化的养老金来源。

  他解释道,SeLFIES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新产品,它和国债有相似之处。购买者可以定期获得债券息票,并在债券到期时收回本金。但不同的是,SeLFIES改变了国债的传统支付模式;而是直到退休之后,购买者才开始获得债券收益,这与养老金的支付模式是相匹配的。

  默顿举例说,“如果一名2018年时正值25岁的年轻人预计将于65岁时退休,并于2018年购买了年限为20年的SeLFIES,那么从2018年至2058年的40年,该债券不会带来任何收益。而从2058年退休之后的20年中,该持有人将在固定日期获得固定收益”。默顿在之前的报告中曾表示,债券收益将依照人均消费总量来计算。

  默顿继续指出,SeLFIES债券最大的优点,在于简单、易操作、成本低廉。即使是对金融知识一窍不通的投资者,依靠此计划都能够在养老金方面自力更生。由于在退休前投资者不获取收益,它为投资者省去了再投资方面的考虑。“投资者需要知道的,只是一个数字——维持理想的退休生活需要多少收入。用此收入数字除以SeLFIE的年固定收入,就能够计算出需要购买的债券数量。”此外,投资者可以自行决定购买数量及购买时间。

评论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10803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10
  • 标签总数:8303
  • 评论总数:3
  • 浏览总数:37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