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外汇资讯正文

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起步,韩国学者吁从速借鉴携手中韩

  2018年10月26日,北京,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共同出席第一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

  “我们没想到,中国和日本能在第三国合作方面取得如此大的进展。韩国对此感到非常羡慕。”在12月18日北京召开的“中韩经贸合作峰会2018年会”上,谈及中国和韩国如何借鉴中日合作的经验,韩国政府的下属智库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KIEP)中国经济室副研究员李贤泰发出如此感叹。

  在今年10月举办的首届“中日第三方合作论坛”上,中日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和企业达成了52项协议,为推进两国合作开辟了新路径。

  “怎么选的这52个项目?这一定是中日两国通过具体研究后,才得出的结论。”李贤泰分析道,“所以说,中国和韩国也应在政府和企业层面,积极挖掘类似的合作潜力。”

  12月18日的中韩峰会,由中国商务部和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主办,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KOTRA)承办,中国韩国商会提供支持。会议主要聚焦动荡的国际经贸形势下,中韩合作的新方向,特别是两国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的前景与挑战。

  实际上,早在2015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韩国期间,中韩双方就签署了关于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的“谅解备忘录”(MOU),为两国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打下政策基础。

  此后,中韩经贸往来愈发密切,2017年双边贸易额已超过2800亿美元,同比增长10.9%。目前,《中韩自贸协定》也已在生效近三年后,于今年3月进入第二阶段谈判,有望进一步扩大双方服务业和投资领域的合作。

  但在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方面,中韩合作的进展却相对缓慢。截至目前,中韩第三国合作的成功案例,包括苏丹首都新机场建设项目、迪拜棕榈岛观光轻轨建设项目、厄瓜多尔炼油厂项目等,仍主要集中于建筑和交通设施领域。

  据李贤泰分析,过去韩国商界之所以对第三方市场合作不甚积极,一方面源于在国际工程建设领域,韩国一直将中国视为主要竞争对手,这使得韩国企业的心理负担“较为沉重”。

  另一方面,也有韩国企业担忧,在合作过程中会不会出现技术遭泄露的状况?因此,他们往往更愿意单独进军第三国。

  中韩政治关系此前遭遇的挫折,也对双方拓展经贸合作带来一定挑战。

  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因韩国同意美国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中韩双边关系一度陷入低潮。直到去年年底韩国总统文在寅访华前夕,中韩两国的外交部门才就“萨德”问题达成初步的“沟通结果”。双方围绕这一问题的争议才暂时告一段落。

  但鉴于当前,“萨德”争端的余波尚未完全消散,这会否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韩国企业与中方扩大合作的意愿?

  面对记者的这项疑问,李贤泰坦言,“政治和商业的确是相互作用的”,“萨德”事件过后,韩国企业也的确进行了一些反思。但在他看来,这种波折仍主要是“政治和情感上的”,而商人永远以逐利为重,因此“‘萨德’风波对中韩经贸合作的负面效应不会是长期性的”。

  这位长期观察中国经济动向的韩国研究人士,仍以中日之间的政经互动举例称,自2012年中日关系因日本“购岛”风波而急剧恶化以来,日本对华投资曾出现持续下降,到2016年已降至不足2012年峰值的一半。

  但在2017年,中日经贸合作又呈现企稳回升态势,日本对华投资也加速回升。今年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期间,中日双方还达成了52项经贸合作协议,为中日关系化竞争为协作提供了新的契机。

  “当然,萨德问题会(对中韩合作)产生一定影响,但它不能用来解释一切。” 李贤泰强调,“使两国经济合作变得更困难和复杂的最重要因素,还是近年来,中国经济和市场发生的根本性变化。”

  他向记者解释,如今中国经济增长已由出口、投资双驱动,转向由消费和内需驱动。在经济结构上,中国也越来越注重产业的提质升级,致力于减少对外国中间商品的依赖。

  就投资环境而言,中国的劳动力和土地成本一直在上升,这促使越来越多韩国中小型企业撤离中国市场,转战越南等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据中国商务部数据,2017年韩国对华投资1627个项目,同比减少19.4%。

  对于韩国企业来说,中国市场发生的深刻变化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李贤泰据此指出,目前已经到了探索中韩合作新方向的时刻——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便是其中一项可行方案。

  “但现在也只是一个开始,以后还要视具体情况慢慢推进。这条路不会那么容易走,前景也不是那么一片光明。”他仍不忘提醒道。

  韩国总统文在寅2017年5月上任后,先后提出了连接中国东北地区、俄罗斯及整个欧亚大陆,以基础建设和能源合作为主轴的“新北方政策”,以及以东南亚国家为中心、囊括印度在内的经济合作设想“新南方政策”,以期拓展韩国发展经贸关系与外交合作的空间。

  2017年12月,文在寅在首次访华期间出席中韩商务论坛时强调,韩国政府正在推进的“新北方政策”和“新南方政策”,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一脉相承,今后双方应加强对接合作。为此,他建议韩中两国企业“强强联合”,共同在第三国开拓新的市场。

  东南亚作为韩国“新南方政策”与中国“一带一路”的重要环节,同时也是中韩企业均较为熟悉的热门投资地,为双方拓展合作提供了诸多机遇。

  在12月18日的中韩经贸峰会上,韩国高丽大学公共政策学院院长李忠烈介绍称,自二战结束以来,韩国外交政策一直以和半岛分裂相关的四大强国——美国、中国、日本、俄罗斯为重点,传统上对东南亚地区较为忽视。

  但过去数十年间,韩国与东盟的经贸联系日渐紧密,东南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也愈发凸显。在这一背景下,文在寅才在上台后立即推出“新南方政策”,希望能重新梳理和建立韩国与东盟的合作项目,进一步扩大合作范围。

  但李忠烈坦言,面对东盟这样人口庞大、内部经济结构和社会文化复杂的市场,作为小规模开放经济体的韩国,很难像中国那样,单独推进涵盖整个东盟地区的经济合作政策和战略。

  “韩国有技术优势,但没有那么大规模的经济能力。和‘一带一路’相比,韩国只能做其中的一个项目或环节。”

  李忠烈认为,若中韩合作开发东南亚项目,双方便可充分进行优势互补——例如,双方可选择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等国落地合作,由中方负责提供资金、基础设施等“硬件”,韩方负责提供技术、市场经验、法律咨询服务等“软件”。

  此外,中国还可利用和依仗韩国投资者在东南亚建立起的 “信任基础”,更好地深耕这片市场。李忠烈称,“过去进入东南亚的西方国家,无法站在东盟各国的立场上想问题。但韩国可以理解他们,并找到合作的切入点。所以,东盟国家通常认为,韩国人不是来侵略我们的,只是来做生意的,可以让当地受益。”

  李贤泰也认为,中韩两国有必要效仿中国和日本的经验,选择重点对象国和领域,在第三国市场推进合作。

  他在12月18日峰会的发言中建议,在东南亚地区,中韩企业可共同进军越南、马来西亚等国的市场,成为共享利益、共担风险的伙伴。此外,双方也应持续关注朝鲜半岛的局势变化,为未来共同开发朝鲜市场、进行中韩朝三边合作,做好前期的规划和准备。

  至于中韩合作的具体领域,李贤泰则认为,若仍像过去那样主要在基础建设和制造业领域推进合作,两国企业或难摆脱竞争的心态和负担。“这些领域当然还是要合作。但我们也可以开拓一些竞争关系不那么明显的,更‘轻松’的领域,比如文化、教育、旅游、物流、服务业等。”

  在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李贤泰则坦言,目前韩国企业进军海外市场,仍面临资金、信息等方面的挑战。他建议,今后中韩企业应积极与亚投行(AIIB)、中韩政府基金、国家政策性银行建立联系,为第三方市场项目寻求资金保障。同时,中韩政府也应积极拓展信息渠道,为两国企业沟通合作意向和增进往来,搭建必要平台。

评论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13667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10
  • 标签总数:8395
  • 评论总数:5
  • 浏览总数:289678